聯系我們 活動中心 活動日歷 微博 微信 |繁體中文 官方微信
開啟輔助訪問
登錄/注冊 ×
 找回密碼
 創建賬戶
搜索
熱搜: 活動 講座

碰撞——中國VS西方 : 美女主播那不叫辯論,這個才是

2019-6-10 17:04|加拿大樂活網 Lahoo.ca

樂活按語:全是干貨!
視覺加拿大-溫哥華專業視頻工作室
“狐貍臺(Fox)”的翠西再度向CGTN的劉欣發出邀請,看來美女主播的對話又將在下周某個時間展開第二回合。

記得最早兩人隔空嗆火時,翠西率先發出挑戰,要劉欣name time and place, 當面辯論。結果卻變成了劉欣應邀在翠西主持的時政談話節目里做了遠程聯線的嘉賓,回答了翠西提出的幾個問題。

這顯然不是真正意義的辯論,而是一方主導提問,一方被動回應的對話。目前看來第二個回合還會是同樣模式。坦白說,翠西不夠大氣,她不如公平一些,也到劉欣主持的節目做一回嘉賓,回答一些中國民眾關心的中美關系和雙方貿易戰的問題,那才叫真牛。

說到辯論,其實加拿大有一個享有盛名的半年度國際時事與政策辯論(一年兩次),其名為Munk Debates(Munk源于創始人Peter Munk的大名,由他旗下的Aurea慈善基金會負責運作,后面會有介紹)。

Rudyard Griffiths

這個辯論創立不過十來年(2008開始),但主持人(Rudyard Griffiths)的高水準,話題的精挑細選,大咖名人的云集捧場 ,辯論評判方式的獨特客觀(以觀眾在話題辯論前后改變觀點的百分比分出勝負),使之幾乎場場精采,成了媒體熱追、業界熱評的一個著名論壇。每期入場券往往迅速售罄,頗受大眾歡迎。

上個月(5月9日)這個論壇在多倫多的Roy Thomson Hall剛剛舉行過一場與中國相關的論戰,題為:“中國是自由世界秩序的威脅嗎?”正方(Pro,即認同威脅論)是H.R.McMaster 和 Michael Pilsbury;反方(Con,即不同意威脅論)是Kishore Mahbubani和 Huiyao Wang(王輝耀)。辯論結果反方以微弱優勢獲勝,即不同意是威脅的觀眾從辯論前的24%升為26%。不過,令人沮喪的是,認同中國威脅論的觀眾,辯前是76%,辯后是74%,仍然是相當大的占比。

主持人的開場白闡明了這場辯論的主旨: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上升,在西方日益增加一種擔心,即中國越來越被視為對自由世界秩序的一種威脅,而中國威脅必須通過經濟、政治、技術甚至軍事手段來遏制。由美國領導的自由世界,需要對中國的政策進行反擊,才能保護21世紀基于國際秩序的種種規則。另一種意見認為,上述方式會導致災難性后果。視中國為威脅的觀點忽視了歷史和動態推進中國和平崛起到超級大國的事實。中國不僅沒有破壞戰后秩序,在美國領導力消退、地區不穩定增加和全球增長放慢的時代,中國才是最好也是唯一能夠維護這個秩序的擔當者。兩種意見哪種更有合理性和前瞻性呢?

威脅論正方辯主是美國外交政策著名專家,他們認為北京的世界觀不符合民主國家的價值觀,不僅是法律規則,也有新聞自由和公開言論,而且這種差異越來越大。McMaster (美國前總統安全委員會顧問,目前任教于斯坦福大學)說,中國的一些行為破壞了自由的國際秩序。Pillsbury(白宮中國問題頂級顧問,哈德遜學會中國戰略中心主任)表示,過去十年,中國已經轉向威脅自由世界,而這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威脅論反方辯主之一是中國和全球化中心主席王輝耀。他認為,中國是在尋求保護和加強自由的國際秩序而不是威脅它。他駁斥一些美國政治家的觀點,稱把中國視為威脅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這是華盛頓刻意找的借口,目的是壓制中國發展,以保持美國的競爭力和技術壟斷。他還說,美國自身才正在成為這一秩序的威脅。

王輝耀表示,中國一直是自由秩序的受益者、貢獻者和機會創造者。加入世貿組織后,中國的GDP從2001年的11萬億人民幣元(約1.59萬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90萬億元,使8億中國人從此脫貧。

在這一進程中,中國為世界經濟的繁榮做出了巨大貢獻,成了全球經濟強有力的增長引擎,也是世界130個強國和地區的貿易伙伴。此外,中國也是聯合國及其維和項目的第二大捐贈者;中國還為世界減貧率的70%做出了貢獻。

在美國從巴黎氣候協議退群的同時,中國卻簽約加入,成為一員。中國也已經為其他國家的發展創造了極大的機會。僅以美國為例,到2018年底,美資在中國共建立了7萬多的公司,總收入是7千億美元,遠超過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另一個反方辯主是來自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的教授Kishore Mahbubani(2001至2002年曾擔任過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是新加坡駐聯合國常任大使),他認為北京是自由秩序的同盟,尤其在美國轉向孤立主義的時候,更顯得中國同盟的重要。對自由秩序最大的威脅不是中國,而是美國。他和王輝耀一起,贏得了這場辯論的勝利,讓2%的觀眾改變了對中國消極的看法。

這場辯論反方的勝利雖然微弱,卻有指標意義:表明只要讓世界聽到中國的聲音,一些對中國的誤解就會慢慢消融。

Munk Debates之前還有過一次和中國話題相關的辯論,那是2011年的6月17日,辯論題目是“21世紀屬于中國嗎?”正方辯手,Niall Ferguson(歷史學家,任教及做研究于哈佛,牛津,斯坦福等多所名校)和李稻癸(清華大學經濟學教授);反方辯手:基辛格(美國前國務卿)和Fareed Zakaria(資深編輯,多家美國知名媒體專欄作家,頂級外交政策專家)

對照兩場辯論很有意思。時隔八年,辯題大異其趣,從中國崛起是否不可阻擋變成了是否對自由秩序構成威脅。前者只是在看待中國速度(快慢)上有差別,后者則是看待中國意圖(善惡)上涇渭分明。

八年前持積極看法的正方,認為中國市場潛力無限,體制高效,技術創新,將很為成為21世紀超級大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反方則認為中國仍面臨一系列挑戰,諸如能源短缺,環境污染,政治不穩,全球安全負擔等等,這些都會削弱中國的全球影響。

八年后的辯論僅從題目論,本身就對中國的負面意義強調更多,已經成了中國是敵是友的一個討論。

從觀眾的反應看,更是耐人尋味:2011年的那場辯論,辯前支持正方論點(即認同21世紀屬于中國者)占39%,支持反方論點(即不認同21世紀屬于中國者)占40%;仍未決定者占21%。

辯論后,支持正方者下降一個百分點,為38%,而支持反方者上升至68%。基辛格的觀點贏了那場辯論。而2019年的辯論,一開始就是大多數認同中國威脅論,經過辯論,改變極少,王輝耀的反方論點微弱獲勝。

綜合兩場辯論,似乎可以得出如下窺測:中國崛起并成為21世紀的超級大國,在西方觀眾的情感上,首先是不認同和不接受,其次會被看成是一種對既定秩序的威脅。這就產生了一個意義重大的問題:中國要如何改變這種現狀,讓其他國家更了解中國崛起的必然,和益處?

無論是美女主播的對話,還是專家們嚴肅的辯論,筆者都深感國際舞臺上發出聲音的重要。所有的話語權都取決于聲音的有無、多少、高低。這個世界實在太需要太需要既有智慧大腦,又有過硬英語表達的中國聲音了。隨著了解的生硬越穿越遠,在不遠的未來,世人將發現中國的崛起將會為世界帶來更多的精彩與進步。

背景知識:

Rudyard Griffiths:Munk Debates 主持人兼組織者。1970年出生,先后畢業于多倫多大學,圣三大學和劍橋大學。加拿大作家、電視播音員、慈善顧問。加拿大《國家郵報》和《多倫多星報》專欄作家,CTV新聞頻道和商業新聞網主播。Munk全球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2006年,榮獲《環球郵報》加拿大40以內的頂尖40人物獎。出版暢銷書《Who We Are: A Citizen’s Manifesto》

Peter Munk(1927年11月8日-2018年3月28日):Munk Debates 創始人和資助者。匈牙利猶太裔加拿大商人,投資者,慈善家。旗下涵蓋的公司包括了電子產品(Clairtone),房地產(TrizecProperties),金礦(Barrick Gold,世界最大金礦公司)等多種業務。他還捐贈創建了多倫多大學Munk全球事務學院和多倫多西部醫院Munk心臟病研究中心。2008年,又創建Munk Debates,成為有一定國際影響力的嚴肅論壇,以Aura基金會名義運作和管理。
Tab標簽: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免責聲明|關于我們|口碑| 加拿大樂活網|溫哥華頭條  |人工智能   

Powered by lahoo.ca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顶呱刮吧百度贴吧